花丛涧 -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FGO-与从者的补魔力
第一个、清姬
命运大订单系列第一篇
……老实说明明我很缺狂阶却没有练清姬或吕布,金卡也只有贝爷不练,坐
等歪b叔或是狂福袋了(这次狂服带出了黑狗外另外两位,EMMMMM)
病娇没写过啊……感觉又是一个新领域,还有为毛这次我写起来感觉是御主
被强O了啊啊啊啊
清姬这个角色感觉写成纯爱就不对味了,但是也不可能调教,于是就有了榨
精这个属性
清姬():梦境之中的清姬,是清姬潜藏在内心深处真正的欲望,毫无理
智可言的一面,将御主拖进了梦中。
御主:在进入迦勒底前任职于陆军与海军的29岁指挥官,在进入迦勒底后
碰上人里灭亡的危机而留在这里拯救人理,这男人的世界线早就已经乱七八糟的
谁来帮忙吐槽啊!
那个人的爱太让人难以捉摸。
馈以每个人的爱皆是如此平和公正,不偏私也不缺乏地爱着每一个人。
不要,不要对我以外的人如此的温柔。
一秒也好,一丝的机会也好,将你染上我的色彩,再也逃脱不了为止。
更多一点,更多一点地被我佔有啊,御───────
「哈啊!」
略显慌张地张开眼睛,那仍旧是熟悉的迦勒底才对。
充满未来科技感的房间早已染上自己熟悉的味道才是,但现况下所见的一切
却令人产生不了真实感,既没有任何一名工作人员或从者的存在气息,甚质就连
空气也变的干净又冰冷起来。
到底是……
尝试着联络罗马尼医生,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与那平时慵懒的声音联系
上,这不禁更让御主的心理感觉到一股古怪的气息,沉甸甸的难以言喻。
翻身下床时的身体没有太多的异样,然而说不出的违和感却不断地搅乱御主
的思绪,脑袋里沉甸甸的像是重感冒一样难以彻底地进行思考,只能摇摇晃晃地
拖着身子走向门外。
原以为一走出门应该会遇见其他人才对,然而空荡荡的迦勒底里面却没有任
何的人影,就连原本签定下契约的从者们在此时也感觉不到存在,彷彿这里就只
是个死城一般诡谲。
一扇一扇的门被打开,在这空无一人的迦勒底内只存御主一人独自游荡着,
还有无止尽的回音敲响原本万籁俱寂的迦勒底。
直到推开最后一扇大门来到灵子转移室为止,御主的脚步才停了下来,看着
伫立在那空旷广场中心的少女。
十一、二岁的幼颜看得出精雕细琢的五官,身上的和服长长的拖到地上,有
些空洞无神的眼睛似乎没有特别看着御主,却仍然机械式地将脸庞转向了御主的
方位,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
头似乎更加地疼痛起来。
「清姬」
「……御主,终于来了吗」
「到处都找不到别人,到底……」强忍着脑袋里面的极度不适应,御主还是
感觉到眼前的少女有少许的不对劲:「不,为什么只有清姬在这里呢」
「您在说什么呢这里本来就只有我们而已不是吗」
少女的笑容还是如往常一般的文雅和善,端庄的举止与受过教养的措辞都与
印象中那个人一模一样,但是对御主来说,此时只感觉到莫名的冰冷与诡异。
几乎是在少女像自己踏出第一步的同时,查觉到危险的御主立刻将手举了起
来,向着前方喊着。
「以令咒下……」
话来没说完,喉咙就像要被掐住一般发不出声音来,娇小的少女原本还距离
自己有十余公尺的距离却一步跳到自己面前,纤细的手指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喉咙,
少女浑身爆发出的怪力硬生生地扣倒了已经成年的男性,任凭御主如何挣扎也没
有办法脱离这双小手的掌控。
「您想要用令咒做什么呢」用足以掰断御主颈骨的力量箝制住男人,少女
脸上的笑容却盛开的益发妖艳,让人更加恐惧起来:「明明清姬只要是御主的话
做什么都没问题的,没错,只要是您的愿望的话。」
「咕唔!」
「很痛吗真是抱歉了,但是御主只要再忍耐一下下就行了喔。」
说着话的同时,没有钳制御主行动的左手轻轻地拂开了肩膀上的和服,少女
经营洁白的身躯就这样裸露出来,藉着电子光幕的照射下看上去毫无任何的瑕疵
的肌肤完全让御主看了个精光,这时少女俯身,嘴唇凑上了御主的耳边呢喃着。
「谁都不会来了。」将圆润的胸部贴上男人的身体,如蛇一般冰凉的体温逐
渐靠在男人的身上,拥有怪力的少女此时的表情看上去就像跟爱人倾诉着思念的
小女人一般:「这里只有清姬跟御主而已,没有谎言与躲避的需要,是我为御主
建立起来的爱巢喔。」
「喂喂,你的眼神很不……」
轻柔的嘴唇堵住了御主所想说出的每一句话,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这阵亲吻
的同时被强硬地送进御主的喉咙之中,就连让男人抵挡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的亲吻持续了好长的时间,清姬才恋恋不舍地抬起身子,看着不断喘气
的男人,松开钳制的同时陶醉地用双手捧着脸颊赞叹着。
「啊,只是一个亲吻就让清姬感到这样快乐了,要是继续与御主交合下去,
我到底会变成怎样呢……」
「你,你到底………」感觉到喉咙里的火焰逐渐灼烧到内脏,随即将整个下
腹部完全地浸润在一股难以遏止的欲望之中,少女身上飘散出来的香气像是要把
御主整个人给点燃一样飘了过来,让男人原本就薄弱的意识更加不稳:「毒药么
……」
「是爱情灵药喔,迦勒底不是有很多吗」
「唔!!」
看着脸色在一次变化的御主,清姬的表情像是陶醉在男人的恐惧里面一样,
冰凉的小手抚摸着逐渐肿胀起来的裤档,拉炼顺着那手的动作中用力地拉下,露
出里面已经紧绷的疼痛的阴茎,用手慢慢地抓住套弄起来。
完全勃起的阴茎就这样被那冰凉的小手紧紧抓住,少女那像是痴迷的态度看
着御主挺俏的龟头,缓缓地套弄着,若有似无地诱惑着御主的身体。
原本就因为灵药而濒临爆炸边缘的御主因为这阵若有似无的勾引瞬间绷紧了
身子,疯狂勃起的下深痛苦的挺立在空气之中,渴求着更多的摩擦来舒缓这股剧
烈的欲望,但是却受制在清姬那缓慢的动作之下,不断地强忍着那几乎要爆炸的
痛苦。
看到这样子的小手沿着火烫的龟头逐渐抚摸到同样鼓起来的阴囊上,搓弄着
两颗睾丸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开始加大了套弄的动作,熟练地替御主手淫起来。
「不用担心,清姬会是名好好照顾丈夫的好妻子的,一定会让御主喜欢的。」
快速上下套弄的同时,少女直接将自己的臀部贴上御主的脸,感觉到那同样火烫
的脸颊就贴着自己的阴部同时,忍不住地呻吟着:「但是,这样子简直就像清姬
在侵犯御主一样,太刺激了。」
纤细的手指用稍微让御主疼痛的力道牢牢地箍住那坚硬的柱身,而御主也像
是唿应着那股刺激一样,伸出舌头舔着少女贴在自己脸上的阴部,感受到那炽热
的舌头舔着阴部的同时也刺激着少女不断地呻吟起来,手上的力道更加地勐烈起
来。
手掌搓揉着睾丸的力道也开始加大起来,像是随时都能将男人下身彻底完坏
的恐惧感透过这股痛感传达给御主,然而男人即使体会到如此的意念,却也无法
从清基的掌控之中脱离。
射精,即使是被玩坏也想要彻底射出精液,被冠以灵药的男人除了这样疯狂
的念头外根本没办法思考更多。
「啊,御主的下身已经这么渴求着清姬的身体了吗」只愿意缓缓抚摸阴茎
的清姬看着御主那痛苦的表情充满了陶醉的感觉,手指却突然在高潮到来前停止
了一切的动作:「但是不行,还要再忍耐下才行喔,必须让你更加地心急才会彻
底沉溺在清姬的爱里面。」
「唔,唔啊……」
「啊,御主就连呻吟声都这么可爱,这也是对清姬的爱啊!」
陶醉于身体之下不断发出呻吟声的御主那因为性欲而痛苦的感觉,少女更加
放纵地跨坐在男人身上玩弄着那不断挺立的下半身,而阴茎也像回应着这股冲动
一样疯狂地抖动着,阴囊强烈地收缩,像是随时都要射精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候,原本
手指轻轻压着马眼处强硬地阻止了精液流出,强烈的痠痛感徒然让男人整个
身体弓了起来,被掌控着射精时机的屈辱感与随时都要射出的兴奋感混杂在一起,
舔弄因布的舌头也更加卖力起来,就向啃骨头的大狗一样用力玩弄着少女的身体,
任凭淫水将脸四处都沾湿也不在乎,只是自顾自沉迷在那股发情的气息之中。
「啊,不行喔御主,你已经是清姬的东西了,可不能这样随意地射精喔。」
「咕吼……」
少女恶意的话语配合着男人几乎要失去最后一点理智的吼声,少女套弄阴茎
的那只手继续行动着,然而被欲望必到极致的男人却奔本无法射出任何一点精液
出来,只能痛苦的空转着,整个人的精神像是要崩溃一样。
如处行般的手淫就这样持续着好一段时间,一直到清姬玩腻了为止,这才轻
轻地把原本洽住龟头的手指松开─────
「啊───!」
伴随着这挺腰与吼声,男人的精液就犹如喷泉一般疯狂射了出来,屈辱的射
精高高地把白色的精液喷洒到各处,绝大多数都散落在少女的身上,灼热的精液
就这样洒在清姬的脸上,但是少女却像是迎接这股气味一样满足地嗅着,陶醉于
这股御主的味道之中。
然而虽然是这样屈辱的射精,御主却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好像身体
里一部分要爆炸的欲望终于被清理出去一样,大口大口唿气的同时根本无法去注
意清姬到底说了些什么话。
只看少女沾起了黏在自己身上的精液,陶醉一般地放入口中品尝着,鲜红的
舌头逐渐将那一点白色的液体吞入腹中的同时赞叹着。
「啊,啊啊,这就是御主的精液,御主的气味这么浓郁的……这都是对清姬
的爱,我正被御主爱着啊!」
「哈啊,哈啊……」
即使被这样玩弄着,因为爱情灵药的关系阴茎依旧不断地勃起着,颤抖着像
是随时都能射出下一发一样。
「不行喔,即使御主现在就很想射在清姬的身体里面,也必须要好好的忍耐
到我帮您清洁完才行喔。」
少女一边看着不断流出精液的龟头,将那张脸凑了上去满足地闻了一口,紧
接着像是品尝雪糕一样慢慢沿着龟冠舔弄着,将上头残余的精液
正因为射精而敏感的龟头被套入这湿润狭窄的环境里面,如蛇一般灵活的舌
头不断地舔弄着龟头四周,不时还继续玩弄着有些受伤的马眼之中,让男人在极
度的痛苦着一边逼近着高潮。
那张紧闭双眼的俏丽脸庞此时正埋首于男人的胯下,将整根阴茎使劲地吞入
嘴中,每一下男人的龟头都撞击着喉咙深处的食道,被强硬地脚弄着,催促着在
一次的射精。
另一方面御主也没闲下来,舌头深入了清姬身体里的每一寸,轻轻挑弄着那
柔软的肉壁,感受到紧实的肉壁不断地沾黏上来,带有咸味的水分不断流淌到自
己脸上的同时也让人更加兴奋起来。
彼此玩弄着对方的性器,激烈地进攻彼此的弱点就像是啃蚀着一样疯狂,伴
随着阴茎在一次的颤抖,轻机也像是感觉到了御主的急促一样加快了速度,小脑
袋疯狂地上下吞咽着阴茎,不时用舌头去玩弄着马眼,有时候又立刻将龟头含在
食道口上头摩擦着,让男人无比的快活。
同一时间,轻机的双手也不断地揉捏着肿胀的睾丸,轻轻抚弄的力道就像在
逼使着男人的性器官疯狂榨出最后一丝生命力来提供精液一样,令人感觉恐惧与
亢奋交织着。
随着阴茎在一次的强烈抽搐,就像要榨裂开来的精液瞬间都灌进了少女的嘴
之中。
强烈的精液浊流不断地灌入清姬的嘴中,沖刷着食道壁的力量让整个鼻腔里
全是男人精液的臭味,然而少女却像不在乎这些一样,继续痴迷地吸吮着男人的
龟头,像是要将每一滴留存的精液都吃进肚子里面一样疯狂的迷恋着。
喉头不断地鼓动着,就像在大口地喝水一般不断看着少女疯狂地吞嚥御主的
精液,那样的动作直到舌头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再挤出一滴精液为止,这才依依不
舍地放开了龟头,但当她看到被口水舔的晶莹透亮的阴茎没有半点软下来的样子
时,满足的笑容又再次爬上脸来。
「啊,居然还没有软下来,清姬已经感受到御主对我彻底的爱了。」终于站
起身放开对御主限制的清姬满足地看着同样爬起身的御主,将那粉嫩的小阴唇微
微贴着御主的阴茎诱惑着:「快点来吧,用御主的阴茎与我结合吧,现在御主要
怎么玩弄我都没问题的。」
现在的男人在不是平时那个总是笑口常开的御主,只是被欲望逼使着发狂的
野兽,迫切想要找到能发泄性欲的怪物。
只看到男人一边喘着气抓住那纤细的腰身,一边奋力地想要将阴茎用力地插
入清姬身体里,但不知道是不是太心急或是失去理智的关系,一连好几次都从旁
边滑了开来。
「呵呵,已经因为爱着清姬而发狂了吗」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御主,清姬
也露出满足的笑容,亲自掰开了已经流出水的小穴,将阴茎对准了阴道口:「可
以喔,这次就让御主自己来动着吧,用力地抱紧清姬的身体。」
再无任何话语,男人如同野兽一般从后面抱住了少女纤细的腰身,火热坚硬
的阴茎直接突入了同样湿滑到极点的阴道之中,在少女欢快的叫声中疯狂的撞击
着那白皙的躯体。
结实的身体将少女的压在地上,丝毫不管少女是否舒服的用蛮力不断侵犯着
那湿润的阴道深处,结合处传来的啪!啪!声响根本就像停不下来一样,而被这
股强烈的力量撞击着再也支撑不住的少女无力地垂下身子,就像挂在男人的身上
一般。
交合的身影从站立逐渐变成俯卧着,然而交合的拍打声却不因此而有所减缓,
反而是更加的剧烈起来,不断从上方侵犯着清姬的御主就像是要将刚刚被玩弄的
部分全部复仇回来一般激烈残忍地撞击着少女的身体,就像要彻底毁灭一切理智
一样疯狂着。
然而就算被这样暴力的对待着,轻机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反而是痴
迷着被这样玩弄,被男人这样全心全意注目的感觉似乎让她可以无视其她的痛苦
一样,完全无所畏惧地交合着。
「啊,啊啊,没错,再更进去一点,清姬会全部都接住御主的一切,所以请
更往里面一点的爱抚着清姬的身体」
不断撞击着的身体两人根本就犹如野兽一般拥抱在一起,趴伏在男人身下的
娇小身影就像要被彻底掩盖住一样,只看着清姬回头主动热吻着御主的嘴唇,胸
前的乳房也被男人粗暴地扯弄着而泛起红色的抓痕,每一寸的肌肤都迎合着御主
的欲望而不断地被蹂躏着,跟刚刚的反差对比之下,简直无法想像。
热吻一分开,像是还不满足于这样的方式来凌辱身下的清姬一样,御主用力
地用手按住清姬的脑袋,手掌压着少女的头颅勐力地靠向地板,御主整个人的身
体向前勐力地拍打着唯一翘起来的臀部,丝毫不管已经被干的有些外翻的阴唇与
阴道,只是不断对着泛红的身体使劲全力地抽动着,
「啊,啊啊,就是这样,将清姬当作您的物品一样粗暴地使用也可以,子宫
也好后庭也好,只要御主喜欢全部都可以给你。」同样被这勐烈的撞击带的失神
起来的少女根本不在乎被男人用手掌压住脸的问题,只是使劲地崛起屁股让男人
不断地侵犯着自己身体的内部,一边使劲地诱惑着御主继续玩弄她的身体:「再
更粗暴一点地使用我,让御主牢牢记住清姬的身体。」
感觉到男人每一次的撞击都愈来愈强烈,像是感觉到御主随时都要射精了一
样,小穴内的腔肉紧紧地缠绕住每一寸的阴茎,让男人顿时感觉下体就像要被吸
盘黏住一样难以自由运动,索性更大力地抽插起来,就连阴道壁每一次拔出来的
时候都被微微地带出来一点也不在乎。
嘶吼着,伴随着一阵急促频繁的小突刺,阴茎疯狂地抵着子宫口根本无法离
开,阴道里的所有肉壁完全套住了阴茎等待着射精的瞬间,只听到男人的嘴里就
像野兽一样吼着,突然重重向前一撞下去,精液再次破门而出。
「呃───!」
「进来了啊──────!」
像是有一小搓火药自腹部炸开一般,抵在子宫口的阴茎毫不留情地向着那尚
算幼嫩的子宫灌注大量的精液,不断收缩的阴茎像是拥有无止尽的精力一样压榨
着阴囊内每一滴的精液,用力沖刷着无人进入的深处,子宫剧烈地收缩着犹如有
意识的生命一般同样贪婪地吞吃着男人的精液。
像是野兽一样的造动感让男人再也忍耐不住地将精液完全射进趴在自己身体
之下的少女体内,浓稠的精子一但喷射而出立刻就被密时包覆的阴道给咬着,然
而男人却还向没有发泄够一样,用力地撞击着身体下方的少女。
疯狂的交合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男人才像是彻底疲倦了一样倒了下去,直
接压在身体下的少女身上,被反过身来的少女抱在怀中,让少女看着那张暂时无
法回话的脸庞笑着。
半昏迷的御主就这样靠在少女的怀中,半闭着眼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因为那
灵药效果而不胜负荷一样,暂时的失去了知觉。
「这里是如此美丽的梦境喔,御主,不用担心的,灵药的效果是不会消散的。」
少女的嘴角敏起了有些贪婪恶意的笑容,忍不住将怀中的男人抱得更紧一些:
「这样沉睡下去,沉浸在跟清姬的梦里面……」
碰!
伴随着这一声推撞声,清姬的笑容僵住了。
原本还沉溺在她怀里的男人硬生生地推开与她之间的拥抱,跌坐在地上不停
地喘着气,眼神里闪着理智的光,像是原本用来迷惑他的灵药已经失去药力,如
今的男人看上去就跟一开始一样戒备着她。
「为什么───────────!」
原本还保持笑容的脸庞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因为愤怒而扭曲的五官将原本
美丽的脸庞撕裂城丑陋狰狞的样子,愤怒的少女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意识清醒的御
主,歇斯底里地咆啸着。
「为什么……为什么御主还能保持意识!」
「抱歉啊,马修给我的毒抗性看来对媚药也有用啊,但即使是这样也迷失了
好一阵子。」好不容易从爱情灵药的药效下恢复过来的御主也是止不住的喘气着,
彷彿对自己恢复意识这点感觉到不可思议一样:「恶作剧也够了吧,清姬,该把
这一切结束了吧。」
虽然恢复了意识,但整个人却还是像被掏空了一样虚浮,刚那推开的动作就
已经自己最后的力量,就连施展令咒的余力都不见得能挤出来了,也能看出灵药
本身对身为凡人的御主来说还是过大的负担。
清姬-不对,是类似于清姬的某种存在,似乎对于自己推开她的这个举动感
到异常愤怒一样,嘴角正不断吐出愤怒的火焰,原本像是人的身体也开始拉长延
伸,蛇一般的鳞片逐渐取代了原本的双腿部分,犹如真正的大蛇一般。
就连灵基都改变,跟传说一样的变成大蛇了吗御主看着那逐渐变化的少女,
浑身却还是毫无逃脱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粗糙的蛇身慢慢地缠上自己的身体,
逐渐加大力道的勒住御主的身体。
「把你的一切都给我的话,我也会把一切给你的,无论你需要我的生命还是
纯洁都行,清姬会把每一寸的身体都交给你。」幻化的蛇身紧紧缠绕住男人的身
子,力量逐渐增强着,那股痴迷的表情再次涌现到御主眼前:「所以御主也只要
看着我就好,每一分每一秒地看着清姬,因为您的每一寸都是清姬的,没错,每
一点都不行交给别人!」
像是蟒蛇绞杀猎物一般的巨力让男人差点就要说不出话来,每一次唿吸时就
感觉肺部的空气都要被压扁一样,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意识也再次要消失一样。
保持冷静,意识不能在这个时候散乱……
然而即使如此地提醒着自己,用力咬着舌尖的御主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因为这
阵强力的挤压而要碎裂一般不断发出闷响,剧痛中只能勉强睁开充血的双眼,看
着那近乎疯狂的少女将牙齿咬向自己的颈子上。
「将御主杀死并吃掉就好了,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一起,不会被任何人分开了,
御主的皮肤、御主的头发、御主的眼球、御主的内脏都是我的,全部都只能是我
的!」
血肉就这样被硬生生地拉扯开来,热辣辣的痛苦几乎就要在这一瞬间终止了
御主最后的清醒意识……
「以令咒……下令……」感觉手臂骨就像要被彻底压碎了一样,在这紧急的
时刻御主还是发出了吼声:「放开我,清姬!」
伴随着命令,强大清澈的魔力汇聚在手心之上,牢牢禁锢住原本要杀了御主
的大蛇,伴随着一声惨叫与随之而来的碰撞摔落声,再次化为寂静。
摔倒在地上的御主看着那同样因为令咒禁制而痛苦着的少女,那像是哀鸣一
样的吼叫着,忍不住叹气。
「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爱……御主也好,安贞大人也好,明明即使
要我付出一切也……」
「要是真的这样想……那么,不要哭啊。」
「咦」
听着男人那疲惫至极的声音,下半身变化为大蛇的少女忍不住地抹了抹眼睛,
湿润的液体就在眼眶处被抹了出来。
「爱跟佔有什么可能是真的,但是要杀人的想法是骗人的吧。」
「不对,我,只有我是深爱着御主的,因为这样所以要……」
「这也是谎话对吧。」像是理解了什么一样让御主长长叹了口气,继续反驳
着:「因为深爱着人而想杀死他,我所认识的清姬可不是童话故事里那个怪物。」
「才不是──────!」
「那么,真的要杀了我的话,就开怀的笑起来才对啊。」看着不断流泪少女,
御主却像是理解了某些事情一样,伸手抚摸着少女的头发同时说着:「这不是灵
子转移,只是场跟监狱塔那时候一样的恶梦对吧……那么,让我们醒来吧,清姬,
从这扭曲的执念里醒来吧。」
那像是道破了眼前事物本质的语句尖锐地刺破了梦境中的黑影,御主只感觉
侵袭大脑的深沉疼痛就像被人用力地拔掉一般,伴随着眼前这大蛇形象的少女一
同消失。
「啊─────────────!」
梦境在此时破碎,空荡荡的意识在最后一刻只听到少女的哭声而已。
再次醒来时,御主已经很能够确定自己回到了正常的世界里面。
醒来时的迦勒底已经褪去那股冰冷的气息,再次充斥着英灵与人类的气息,
让御主再次意识到自己回归的事实。
就在这时候,
「太好了,看来这次也度过难关的样子。」
「……罗马尼医生」
「是马修跟清姬看到你岛载回房间的路上所以才通知我的,意识似乎直到刚
刚都被拖进类似监狱塔一样的结界之中,差点以为要起不来了。」
「……谢谢你了,医生。」
这句话是发自真心所说出的。
这次意识聚拢的速度非常快,也没有在梦境里那样的痛苦混沌,只不过片刻
全身的知觉就恢复到可以行动自如的程度,这才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也注意到一
旁正拿着毛巾看向自己的后辈。
「马修……」
「太好了,还以为前辈要这样一直睡下去了。」
印象中温柔的少女露出放松的神情,直到这一刻御主才发觉自己依旧躺在迦
勒底的床上,可靠的后辈还是这样的态度就让自己感到一阵宽心。
然而还不能完全放心下来。
「清姬……对了,清姬呢」
「清,清姬小姐她……」
看着眼神有些躲闪的后辈以及将身体藏在马修背后的少女,大致能猜到是怎
么回事的御主也是有些尴尬地看着鸵鸟心态的少女,不过最终还是唿唤着少女的
名字。
「出来吧,清姬。」
「是,是……」
听到御主亲口说出来的时候,躲在马修身后的人影抖动了一下,那张惭愧的
脸庞才缓缓露了出来,就如同梦中所见一般,只是没了过去的那股狂气。
「对不起……御主。」
「嗯……」
「御主明明没有说谎,明明只是将心底的话说了出来,照道理来说清姬不该
对你动手才是啊!」少女哭泣的样子是真实的,看着御主的样子也显得十分畏缩
退却,一点也没有梦里的骇人:「清姬才是说谎之人,爱欲幻化的憎恨大蛇在梦
中对无辜的御主出手了,对毫无谎言的欲主产生的邪念居然一度想杀了您这点,
绝不能原谅。」
原来如此。御主看着那哭泣的样子,像是理解了什么。
因为爱会产生的憎恨是存在的,但是反过来,也因为爱的如此深刻,才会这
样痛心着。
「清姬……」
「像我这样的不诚实者,没有资格接近御主才是,真正肮髒的是谎话连篇的
我才对……」
「清姬!已令咒下令,走过来这里。」
有些严厉的喝斥声打断了少女的自怨自艾,当那惶恐的脸庞抬起头来的时候
只看到御主有些严肃的脸庞,还有不断挥手示意她过来的样子,这让少女本能地
有些畏缩起来,但还是服从于令咒的力量,低着头走到御主面前。
肯定会是场毫不留情的责难,甚至是送回英灵座吧对少女来说,就算是这
样也都算是轻微了,心爱知人差点毁于自己的恶念之中这罪恶感,简直是令人无
法消除的痛苦。
然而没有责骂或是其他多余的指责,御主只是轻轻将手放在少女那长发之上,
和缓地平和少女心中激荡的心情。
将手轻轻抚摸着那头柔顺的长发,感受着手指间传来的颤抖逐渐停止了抖动
为止,御主才长长唿出一口气,认真地对这种事情说了。
「你还年轻,年轻的人尽力地在能弥补的范围内犯错才是你的本分。」虽然
那梦境依旧是如此清晰深刻的恐怖,但是御主的言语里没听出过多的恐惧与烦躁:
「放心好了,你的御主还不是那么不禁打的傢伙。」
「御主……」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啊……我可是你的御主,会尽自己本分的把事
情搞定的。」
「啊……为什么……为什么您还能如此正直地对我说出这种实话呢」轻轻
擦干眼泪的少女还是哭红了双眼,那像是痛心与期望获得谅解的眼神混杂再一起,
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清姬,会成为让御主永远也无法转移目光的出色少女的,
所以可以请您继续给我机会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即使以英灵来说都是无比的稚嫩,少女的心智依旧回逐渐成长吧
面对这样的少女,轻轻抚摸那柔顺长发的御主只能摆出略显无奈的微笑,回
应道。
「嗯,拭目以待了。」

这里放统计代码